<form id="9hrfj"><nobr id="9hrfj"></nobr></form>

    <address id="9hrfj"></address>

                  <form id="9hrfj"><form id="9hrfj"></form></form>

                  <form id="9hrfj"><form id="9hrfj"><th id="9hrfj"></th></form></form>

                    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田伯平來蘇解讀“中國經濟常態”
                    發布時間:2016-05-03 瀏覽量:1632

                    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田伯平來蘇解讀“中國經濟常態”

                    2016-01-11 15:56:25 來源: 作者

                        2015年12月28日下午4點,應蘇州市安全技術防范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坤泉的邀請,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田伯平來到蘇州為蘇州市安防協會作專題講座。蘇州市安防協會理事長陳冬根、秘書長王坤泉對他的到來表示歡迎。
                        講座伊始,王坤泉簡單介紹了田伯平專家。田伯平是江蘇省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原所長、二級研究院、院學術委員會委員;江蘇省委研究室、省政府研究室特約研究員、南京市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委員,江蘇省城市經濟學會副會長;江蘇省委十七大、十八大、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宣講團成員。他主要研究的方向是區域經濟發展,先后獨著參著15部,發表論文160余篇,主持完成國假、省部級重點課題研究20余項;獲江蘇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1項、二等獎1項、三等獎2項,江蘇省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國家發改委優秀研究成果二等獎1項,國假商務部優秀研究成果三等獎1項;獲江蘇省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江蘇省優秀社會科學工作者稱號。接著,田伯平開始題為《解讀中國經濟新常態:挑戰與機遇》的講座。
                     
                    中國經濟增長的新特征
                        田伯平首先介紹了“經濟新常態”的概念,他說“經濟新常態”是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5月在考察河南的時候提出的:當前的經濟增長缺乏動力,增長的難度很大,當前我國的經濟仍處在重要的戰略機遇期,我們要增強信心,從當前中國經濟發展的階段特征出發,適應新常態,保持戰略上的平常心態。
                        田伯平解釋說,“新常態”的提出最初主要針對經濟發展出現的很多問題、經濟不斷下行提出的。經過一年多,新常態這個概念已經成為新一屆中央領導對經濟發展的一個前景和期望。2014年的8月,人民日報三天連續進行了評論,明確地講新常態,我們在思想上要進行調整,不要再以為經濟還能再像過去那樣增長10%、15%,我們的經濟要保持新常態,今后的發展是一個中高速的增長,再很快就“做不到,沒必要,受不了”。針對當前經濟發展的諸多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11月“亞太經合組織(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定義了新常態的三個主要特點:一是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二是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升級,第三產業消費需求逐步成為主體,城鄉區域差距逐步縮小,居民收入占比上升,發展成果惠及更廣大民眾;三是從要素驅動、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接著,田伯平以圖表的形式,用世界銀行統計的數據分析、對比了近幾年美國、日本、中國的經濟發展狀況,不難發現中國的經濟取了巨大的成就。他說,當前中國經濟的增長是一個奇跡。在經濟全球化和改革開放的背景下,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并于2010年就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然而,持續的高速發展也給中國的經濟帶來了許多問題。
                        諸多的因素制約著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全球經濟危機沖擊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田伯平說到,一方面中國的出口加工大幅縮減,經濟總量勢必有所下降;另一方面,產業低端問題嚴重,各部門、各領域、各方面之間的關系因嚴重失衡而長期阻礙經濟發展的結構性危機隨之而來。面對需求不足,以投資量、勞動量、生產率為代表的“三駕馬車”乏力以及四萬億計劃帶來的諸多問題,中國經濟的增速大幅放緩。
                     
                    中國經濟面臨的新挑戰
                        田伯平提到,當前中國企業經營的環境不利,我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看。一是企業經營的成本在不斷上升,包括用地、水電、人工等都在上漲;二是大部分企業的技術水平不高,不能夠形成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三是“劉易斯拐點”的到來。“劉易斯拐點”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發展經濟學的領軍人物、經濟學家阿瑟·劉易斯提出的概念,指的是在工業化過程中,隨著農村富余勞動力向非農產業的逐步轉移,農村富余勞動力逐漸減少,最終達到瓶頸狀態。“劉易斯拐點”的到來,預示著剩余勞動力無限供給時代即將結束,“人口紅利”正在逐漸消失,這是中國社會、企業共同面臨的重大問題。
                        經濟結構的嚴重扭曲也是中國經濟面臨的挑戰之一,田伯平說到,這種扭曲表現為產能過剩,即企業參與生產的全部固定資產,在既定的組織技術條件下,所能生產的產品數量,或者能夠處理的原材料數量超出市場消費能力;債務風險較高,我國企業的杠桿率持續走高,進一步弱化了企業自主創新動力和能力,對企業長期可持續盈利能力帶來較大負面影響,企業債務風險日漸積聚,爆發和蔓延的可能性增大;投資驅動型發展模式是促進我國經濟高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然而其也是導致我國經濟結構失衡的重要推手。
                        田伯平說,政策調節的空間狹窄是我們面臨的第三個挑戰。此前,政府一直在保增長與調結構的兩難選擇中陷入困境;在發展中,面臨傳統產業和傳統思維的“路徑依賴”;區域間的競爭不斷激烈同樣對經濟的健康發展造成一定的影響。
                     
                    中國經濟發展的新階段
                        面臨諸多壓力的情況下,政府對經濟新常態有了清楚的認識,中國的經濟進入了新的階段,并在此基礎上對國家經濟發展戰略做了新的部署,田伯平提到:例如一路一帶、長江經濟帶、創新驅動戰略等。中國的經濟發展需要在轉型中謀求新的突破。創新驅動、智能轉型是實現“中國制造”、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的最大突破口;堅持供給側改革,清理僵尸企業,淘汰落后產能,將發展方向鎖定新領域、創新領域,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
                        在經濟發展的新環境下,企業應該如何抓住機遇、直面挑戰?田伯平說到,一方面,企業需要主動去適應經濟新常態,在發展中要轉變發展理念;另一方面,企業要在自己擅長領域的做專、做精,用技術和創新來提升競爭力;此外,企業還要注重跨界的合作與資源的整合,在合作中尋求到新的突破點。
                        下午6點,講座圓滿結束。蘇州市安防協會秘書長王坤泉做總結發言,他說到,非常感謝田伯平專家來為蘇州市安防協會作專題講座,他對中國經濟新常態的解讀和獨到的見解對我們安防行業的企業來說非常具有借鑒意義,今后協會會多舉辦這樣有“干貨”的活動來更好地服務會員單位。

                     

                    美狮会